业务邮箱
d908Dcf5@sina.com

第199章追捕

发布时间:2020-04-16 10:28:27

第199章 追捕我挥舞着重重的一拳就向着小芸的身上砸去,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我这一拳竟像是砸在了空气中一样,小芸的身体如同虚影,根本就打不中。 借助惯性,我向前冲去,可我的身体竟然穿过了小芸的身体。 我再回头去看小芸,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 这屋子又重新恢复了安静,静得瘆人,这里好像从来就没有人进来过一样。 我呆呆地看着刚才小芸站过的地方,整个人都恍惚了。 刚才的是我的幻觉还是小芸真的出现了 我吓得出了一头冷汗,如果刚才我看到的小芸是真的,那现在我麻烦可就大了。 现在有两个重要的问题亟待解决,第一个问题就是我爸现在到底怎么了,他的魂魄能不能找回来,能不能重新复活,他毕竟是我亲爸,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让他多活几年。 第二个问题就是我现在到底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了,竟然能让小芸背叛我之后又回来了,这让我真是很好奇。 但我现在自己想肯定想不明白这些问题,我也不愿意再待在这个鬼地方一分一秒了。 这屋子里全都是小芸的东西,我一件都不想要。 所以我就直接去找了房东老太太,她躺在上被吓得够呛,身体一直在发抖,脸色苍白,估计心脏病都快给吓出来了。 我把钥匙给她放在了茶几上,让她把小芸的东西全都处理了就行了,剩下两个月的房钱我也不要了,权当是精神损失费了。 其实说实话我觉得我也对不住这个房东老太太的,她都这么大岁数了,好受到了这么大的惊吓,要是搞不好,直接就会被吓死。 离开了出租屋,我找了辆出租车就向着稻田村驶去了。 我现在迫切地需要见到道士,把我这几天的情况全都告诉他,让他帮我想想办法,我自己现在真的是无能为力了。 可这辆出租车刚开到半路就突然熄火了,司机骂了句娘,急忙下车打开前车盖子,检查发动机的情况。 我虽然不是很赶时间,但是看着司机迟迟修不好,心中也很是着急。 就在这时,我看到司机背后出现了一个黑影,还有一双手影从后面伸到了司机的脖子上。而司机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,还是在专心地修理着发动机。 我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,他身后的肯定不是和他闹着玩的同事或者人,一定是鬼魂 我倒了一口凉气,急忙喊道:“小心身后” 可这句话喊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,那双黑手影突然掐紧了司机的脖子。 我眼睁睁地看着司机脖子上凸起了几条青筋,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狰狞,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。 我当时都已经吓傻了,并没有想到我脖子上还挂着可以辟的铜钱。等我反应过来,<死亡货车>刚要在鼻子上打一拳,打出鼻血的时候,那个站在司机背后的黑影就已经消失了。 司机紧接着一头扎进了前车盖里,由于视线受阻,我看不到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了。 于是我立刻下车,冲到司机身边,把他扶了起来。 可我刚一看到他那张脸,我的心就凉了半截,他那张脸上并没有五官,只是一张什么都没有的脸。 我长这么大只在周星驰的电影里见过这样一张脸,当时还觉得挺有喜剧效果,可现在一看,一股冷气从我的脚底直接窜上我的天灵盖。 我也来不及思考该不该救人了,脑袋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。 我朝着一个人多的方向,撒丫子就跑,人多的地方总不能有鬼。 跑了好一会儿,都跑到了繁华的购物街,我才停下脚步,大口大口喘起了粗气,向身后看去,好像也没有人跟着,只是四周的行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,看得我很不好意思。 我挠了挠头,缓了口气,就开始慢慢走了起来,准备换一个地方再去重新找一辆出租车,赶紧去找道士。 走着走着,我突然发现前面的路变黑了,连路灯都不见了,行人也变得越来越少。 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,总觉得前面会出现什么情况。现在我必须要谨小慎微才行,以免遇见鬼魂的时候,无法自保。现在的情况也是让我不得不小心去面对。 于是我急忙转头,想再重新找一条路走。 可我回头之后,却发现刚才的车水马龙、霓虹闪烁像是破碎的梦境般一下子全都消失了,我的面前是茫茫的黑暗,什么都看不清了。 我心里知道现在肯定是大事不好了,既然我已经被鬼魂盯上了,他们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,看样子我已经无路可走了。 我背后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,身体也开始不自觉地颤颤发抖,但我还是努力震惊下来,仔细向前面看去,发现在前面的黑暗中,有三个很像人的轮廓的东西慢慢向我这边移动着。 看这架势,还不止一只鬼,要是三只鬼一起上,估计我就算用这枚铜钱辟邪,也不一定能管用了。 紧张当中,这三个人影慢慢显现了出来。 我几乎是一眼就猜出来他们是鬼了,因为他们身上都有着致命伤,肯定不是活人。 左边那只鬼身材魁梧,凶神恶煞,**着上身,左胸口心脏的位置上有一个黑色的窟窿,里面血肉模糊,还时不时有蛆虫从里面爬出来,很是恶心。 右边那只鬼架着双拐,腰部以下空空荡荡的,显然是已经截肢了。 中间那个最恶心,他的脑袋已经根本算不得是脑袋了,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扁了,在脖子上面挤成了一坨,连五官都看不出来,两只眼睛一上一下,我光是看着就觉得恶心。 他们走到了距离我五、六米的地方,就不再向前走了,和我面对面站着,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。 我吓得急忙掉头就跑,可我刚一转身,前面就是一堵高大的墙,险些撞一个头破血流。 突然,身后传来了阴恻恻地笑声:“小子,今天晚上我们哥仨亲自出动,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,还想跑”

百度搜索